血雨探花

热爱开坑,打死不填。

零乐(为了满足自我幻想)

“你就是个猪脑子。”在一片漆黑之中,他听见身处阴影里的自己,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。
“天乐。”



路子园和米拉被星龙召唤门召去了星龙塔,必须成功获得星龙的力量后才能归队。而早已获取星龙力量的他们,只能在原地等待。
欧阳零很讨厌等待。
并不是说他对在原地等米拉和路子园这一事心怀不满,他只是单纯的讨厌等待给他带来的感觉。
就像被海水一次又一次的淹没,浪潮退去时才得以有喘息的机会,可不一会便会再次回到那种让人窒息的处境。令人动弹不得,完全丧失站起来摆脱这一困境的勇气与决心。
这种感觉让他回想起他的哥哥被推入手术室时的情景,也让他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的无力。
海尽头的地平线突兀闪出一抹鲜红,与大海的蓝格格不入,显得那么耀眼且夺目。

艳如火,烈如阳。
就跟那个人的眼睛一样。

“欧阳零。”
“欧阳零!!!”
干什么啊。
扰人清梦的家伙。
欧阳零翻了个身,把后背对着天乐,真真切切一副“别跟我说话”的模样。
可他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困意了。

“过来,天乐。”他突然想把天乐叫过来。
他会过来吗。
一定会。
这个答案明显不值得去花费超过一秒钟的时间来思考就能够得出。
“你这不是醒了吗,还喊我过来干嘛,想找我算账啊?”

他知道天乐已经过来了。
因为话音完全落下的时候,声源便已经在他后面了。
不过咫尺之距。

“到我面前来。”
“什么啊欧阳零,你现在已经懒到这种地步了吗,还是说——这是什么装酷的新姿势?”
或许是跟天乐对话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又或许仅仅只是天乐这个人的存在使他开心。他已然无心去探求自己嘴角上扬的原因了。

到我的面前来。
快点。
我想亲你。

天乐从来没让他失望过,哪怕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。
他单只手撑起脑袋,目光落在天乐的眼睛上,视线直直探进他的眸底。

这双眼睛里映出来的只有他一个人。
除此之外,一片清明。仿佛真的被火烧干净了一样。
这个认知大大愉悦了欧阳零,以至于他没有立马开始实施他的计划。
天乐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盯着欧阳零,并开始猜测欧阳零的目的。即使他知道这个从一开始就跟他各种不对头的、惹人不快的、嚣张的家伙的心思,缜密到了一种哪怕他使出浑身解数,也无法猜出一星半点的地步。
可他还是过来了。
不带丝毫犹豫。
正如他一开始来到斗龙世界时的样子。
平心而论,他对现在的欧阳零讨厌不起来。
因为欧阳零现在对他的态度和刚接触时相比,好得可不止一点半点。

现在的欧阳零,也会跟他们一起说笑,一起玩闹。
这是他们的伙伴。
这样的他,使得天乐无法再像以前那样,对欧阳零表示不满。
可那又怎样呢,欧阳零始终还是欧阳零。
那个把言语化为利刃,在内心深藏温柔,永远与他斗嘴的欧阳零。

思索之际,他的衣角突然被一股拉力拽下去,连带着他整个人都一起朝欧阳零所在的方向靠拢。
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恶作剧真不像是欧阳零的风格!
在他落地之前,他还以为这是欧阳零的恶作剧。
但下一秒,他的猜想就完全被迫推倒了,大脑也随之停止了思考。
欧阳零吻了他。
手也扶在他的腰上,没有让他以想象中的结局华丽倒地。

这不是巧合,因为欧阳零的眼睛里完全没有一丝惊愕的意味,甚至还有几分揶揄。
这个吻从严格上来讲并不算是成功,接吻的双方都没有把眼睛闭起来,反而都是注视着彼此。
在那之后,欧阳零轻轻推开了天乐,让这个吻宛如蜻蜓点水般结束。
短暂的不像发生过。
但他们两个任谁都清楚地知道,刚刚发生的一切绝不是一场双人幻觉。

“天乐,欧阳零,你们俩在墙角鬼鬼祟祟干什么呢,子园她们马上就要回来了!”汪美含如往常一样发挥着她的热心肠,招呼着远离人群的他们俩。
“知道了知道了,马上过来。”
天乐还没有回神,这个问题便只好由他来回答。
他率先起身走出去几步,不再分神理会呆楞在一旁的天乐。

“欧阳零,你给我站住。”
“怎么,要给我回礼?”
闻言他侧目相向,心里怀揣着一种诡异的期待。
“少自作多情,你刚刚为什么要亲我?”
他心里仅存的一点旖旎瞬间消失,他也再没了打趣天乐的心思。

“天乐。”
“啊?”
“你就是个猪脑子。”








自割腿肉好难过!!!!泣